当前位置: 普洱/ 茶城人物
刘玉洪:31年坚守哀牢山搞科研
2015-06-05 18:57:44   来源:云南网
分享至:

要是让你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工作、生活,你能坚持几年?刘玉洪的答案是——为科研事业愿永远守候大山。事实上,今年56岁的他,已经在哀牢深山中坚守了31年。他说,一批批人来了又走了,但是总得有人坚守,因为哀牢山生态站并不是属于哪一个人,而是属于全世界。

坚守 青春岁月献给哀牢山

刘玉洪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哀牢山生态站(以下简称生态站)高级工程师、常务副站长。

在景东县,许多人都认识平易近人的他。而记者与他的认识,则在2009年。那年,记者前往景东采访“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月”启动,在得知记者身份后,他邀请记者一同前往生态站,“那里景色漂亮,有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同时还有一个国家级的生态研究站,适合你们报道的东西可能很多”。那次“计划外”探访生态站,亦让记者与刘玉洪成为了朋友,对他及生态站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生态站距离景东县城60公里,当时一半路段是柏油路,还有一半路段是土路。“哀牢山生态站是吴征镒院士等老一辈科学家深入深山考察后,于1981年创建的。”刘玉洪告诉记者,早年吴征镒考察认为:哀牢山是生物多样性较丰富及植物区系地理成分荟萃之地,也是青藏高原东缘生态样带研究不可替代和得天独厚的理想场所。

艰辛 一砖一瓦建起生态站

创建生态站时,刘玉洪仅24岁,从中科院昆明分院生态研究室来到景东县哀牢山参与组建,同时培训气象站观测、管理人员。生态站所处位置是海拔2450米的哀牢深山。那里房屋总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,有办公室、实验室、客房、餐厅和娱乐室,有10兆的宽带能够上网,有远程视频会议系统。

而2000年时,生态站的条件很艰苦,建站时仅有几个帐篷,几间简易房子。刘玉洪笑称当年很“生态”,没有公路、没有电、没有房子,一切得从零开始……“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,现在我们生态站入选中科院西南知识创新基地,加入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(CERN),被科技部批准进入国家野外观测研究站。如今,我们的科学研究和生态监测已经是具有世界水平的综合生态站了。”

刘玉洪说,年轻时自己是一个非常一般的科技人员,与众多的科学家参与哀牢山生态站的创建时,有一股子年轻人的理想和激情。选址、建房、安装仪器,生态站建起来了,几年后,一些工作人员因为忍受不了深山的艰苦,又或因为得到了需要的知识和素材开始陆续离开。而他,想离开时却发现,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里。

责任编辑: 王楠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网友评论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